天堂應該是 圖書館的模樣

   日期:2017-12-11     來源:深圳家具·設計    作者:翁茜    評論:0    
核心提示: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們的靈魂深處仍會時刻的詢問--我們從何處來?我們是誰?我們向何處
縱然我們有一萬個愛上圖書館的理由,然而無論如何也比不上文學家和詩人博爾赫斯對于它的認識和理解來得深闊有力。他在他的《關于天賜的詩》里這樣描述:“上帝給了我浩瀚的書海,和一雙看不見的眼睛;那盲目的圖書館雄偉幽深, 而我卻盲目摸索,心勞力瘁。即便如此,我依然暗暗設想,天堂應該是圖書館的模樣。”博爾赫斯在擔任阿根廷國家圖書館館長的時候眼睛近乎失明,但正是因為這點,他得以在更深的靈里理解和感知這個世界。雖然肉體的雙眼被關上了,但他靈魂的眼睛卻被真正打開了,他敏感的內心在黑暗的光里看得更加明晰。


 
“圖書館是無限的,周而復始的。假如一個永恒旅人從任何方向穿過去,幾個世紀后他將發現同樣的書籍會以同樣的無序進行重復。有了那個美好的希望,我的孤寂得到了一點安慰。”在他眼里,圖書館是一個迷宮,一個“小徑分岔的花園”,一個深邃的宇宙。“肉體終將消失,而心靈的產物——圖書館卻會永存。”他又將世界本質歸結為一本圓形循環的書——包羅萬象,無始無終。“時間永遠分岔,通向無數將來。”博爾赫斯用他最真摯的感情和最深刻的認知觸摸到了時間的本質、宇宙的秩序以及人類心靈中那個真正的圖書館。
 

 
圖書館,象征的是人類精神尋求的至高點;而天堂,卻是人類靈魂最終渴望的棲息地。當我們抬頭仰望繁星閃爍的夜空,獨自思想宇宙何其浩瀚。我們向著自己的內心發問,縱使我們不盲,我們又能看清這眼前的世界嗎?我們真的有能力去認清這世界真實模樣嗎?當你踟躇在人類知識的圖書館里,徜徉在書籍的時空流轉中,多如繁星的知識的亮光不停地閃耀,發出刺眼的光芒。我們渴望生命可以達至永恒,相信可以憑借我們自己的智慧帶領我們自身踏入永生的大門。

 
 
 
人類的驕傲一直都在帶領著我們在不同領域,甚或是精神領域修筑著可以象征人類智慧比肩上帝的通天塔。然而,窮盡一生追尋智慧的所羅門王在他晚年時感嘆:“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他告誡世人不論是對知識抑或是對快樂的尋求,都是虛空、都是捕風;人在日光之下的勞碌以及對所謂的智慧、財富、美名、壽命、權力、地位一切的追求,結果也是虛空,沒有意義,沒有滿足,沒有盡頭。當生命的意義在面對死亡的挑戰時瞬間變得虛無縹緲,人類建造的巴別塔也隨即轟然坍塌。 用知識構筑起來的“圖書館”就像一道墻,它保護著我們,同時又束縛著我們,它既開啟我們的心靈,同時又遮蔽我們的心智。知識和智慧作為認知真理、道路和生命的手段,因著人類自身的狹隘和虛妄,那浩繁的圖書卷冊帶給人的只有紊亂和遮蔽,讓人迷失在靈魂的曠野中,正如博爾赫斯所形容的迷失在這茫茫書海的迷宮中了。

 
 
 
風隨著意思而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知道它從哪里來,往哪里去。這風的源頭如同萬籟俱靜時人們心靈虛空處隱約傳來的微聲,啟示你與這源頭建立血脈連接的靈魂歸處才是天堂所在。萬物都因這源頭的思想、智慧而存在。人類的生命也只有在與這源頭重新建立起血脈聯系后,智慧思維下的一切創造才有了真正意義上的標桿,也才具備了在這茫茫書海中找尋到那條通往永恒真理的道路的可能性,從而認清生命被造之初所命定的永恒意義。
 
 
 
愿這源頭的光能透過風合睦晨設計的這個不起眼的小小社區圖書館照亮里面讀者的心,引領他們可以在這書海中找尋和感受到那真正的智慧。因為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們的靈魂深處仍會時刻的詢問--我們從何處來?我們是誰?我們向何處去?
 
項目名稱:南京句容市圖書館金科分館
設  計  師:陳貽 張睦晨
項目地址:南京句容市
建筑面積:300㎡
攝  影  師:孫翔宇 
設計完成時間:2017年05月
主要材料:地面-實木地板、水泥地-坪漆;立面-木飾面、軟木;天花-木地板、乳膠漆
 
標簽: 建筑 設計 案例
 
更多>同類設計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設計
點擊排行
 
丝瓜视频安卓二维码最新污-丝瓜视频安卓色板下载APP-丝瓜视频安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