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設計 | 對話策展人兼設計師蔡烈超、李希米

   日期:2021-03-01     來源:深圳國際家具展    評論:0    
核心提示:尋找適合當下生活本真狀態的設計方式,探尋設計本該有的可持續性和生命力。半徑 Radius 采訪了「設計東西」策展人之一、「 WISE 設計新銳」評委蔡烈超和「設計坐標」策展人、產品設計師李希米。
     每年的 3 月, “設計之都”深圳聚集了來自室內、建筑、產品設計師、家居買手、家居博主、家居從業者,他們一批又一批搭乘各種交通工具前往深圳國際會展中心(寶安新展館)。在深圳時尚家居設計周期間,無論是廠商、品牌方、設計師還是設計愛好者都“在行動”,整座城市陷入全民看設計的狂熱中,設計正以其難以估量的影響引導和改變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
 深圳國際會展中心
 
        2021年深圳時尚家居設計周于 3月17 日至 3月21 日舉行,設計館將重磅升級——“設計萬象”國際家居品牌生活設計展(“ Design Dome ” International Brand & Living Design Fair),是立足于家居產業優勢,打造優質設計策展內容的綜合型商業設計展。展覽包含呈現綜合性設計成果的“設計萬象”展館與聚焦原創商業設計品牌進程的“設計坐標”展館。
        在當下甚囂塵上的互聯網時代,家居設計從尖端走向大眾,又從大眾走向家居,不妨回到設計的源頭,去尋找適合當下生活本真狀態的設計方式,探尋設計本該有的可持續性和生命力。半徑 Radius 為此采訪了「設計東西」策展人之一、「 WISE 設計新銳」評委蔡烈超和「設計坐標」策展人、產品設計師李希米。

        有意思的是,蔡烈超于 2017 年就參加了深圳時尚家居設計周「設計爬梯」,今年他身兼「設計東西」「 WISE 設計新銳」策展人身份,自然而然地以個人成長經歷來關注年輕設計師的成長路徑,并挑戰多種可能性,思考人與生俱來的造物能力。
       在「設計坐標」環節,策展人李希米特意選了具有代表性的家具品牌,策劃了 4 個特別板塊,梳理并呈現品牌的歷史進程、產品演變和它們在特定時期里做出的關鍵選擇,并從不同的視角窺探家具設計行業未來不同維度的可能。
 
Q:2017年你作為一個新銳設計師參加了「設計爬梯」,今年既是策展人又是「 WISE  設計新銳」的評委,以你個人的成長經歷獲得的經驗,你會如何將其融入到「設計爬梯」的策展過程中?
C:在 2017 年首次參加「設計爬梯」之前,去過不少全球家具設計平臺,譬如德國法蘭克福春季消費品展Ambiente的talents,提供長途運輸費和免費展位,這為挖掘優秀的設計師無疑是一個好方式;瑞典斯德哥爾摩家具照明展設計展的 Green House 在全球甄選 20 個設計師,我從 2016 年開始報名參加,連續三年都入選,我個人在這里的最大收獲是接觸到北歐的一線品牌,有意思的是:第一年去沒人認識我,次年( 2017 年)去的時候,有一部分品牌開始記得我,當年還與丹麥、挪威兩個國家的 3 個品牌進行了合作;到了 2018 年,有相當一部分品牌已經開始主動認識我們,特意來溝通的新老客戶品牌也不少。
 
北歐品牌的特點是包容性強,理性客觀,主要看作品說話,不太看重國籍背景和人生經歷,這與意大利和中國都非常不太一樣,意大利品牌相對要多維度看待設計師的綜合屬性,而北歐人更看重未來。我把這些個人成長經歷融入「 WISE 設計新銳」項目,并把設計師的年齡設定在 30 歲以下,因為這個年齡段的設計師,剛獨立或者剛成立小工作室,相對缺乏資金和媒體資源。
四五年前的起步階段,中國獨立產品設計師還出萌芽階段,競爭相對較小,可分配的媒體資源豐富。但獨立設計師的發展開始出現瓶頸,必須要推陳出新,希望更多年輕設計師進來,「 WISE 設計新銳」便以這樣的方式呈現,特邀四位來自設計領域的優秀設計師、知名媒體人和學術性策展人作為評委,從創新性、獨特性、可持續性、思考深度等學術觀點來定調入選產品。
合理分配資源,「 WISE 設計新銳」第一名獲得者將進入「設計東西」,意味著與優秀設計師在一個平臺,擁有更高的媒體聚焦度。
Q:在「 WISE 設計新銳」大量原創的參展作品里,誰的作品令你印象深刻?
C:卜佳新和 STUDIO KAE,其中 STUDIO KAE 一看便知接受過英國正統的創新式教育,探索性、實驗性都不錯,作品很完整,但在體現在地性的設計和商業性上都相對缺乏。
卜佳新用 PV 水管做的系統令我印象深刻,他的在地思考性更強,PV 水管是中國建材市場常見的材料,很多人沒怎么看明白,其實是設計師對中國奢華裝修進行的反思和批判,有一種四兩撥千斤的感覺。我在其他設計師這里很難看到這樣的靈性。從以上看出,留學與否都不可能掩藏一個人的光芒。他們都很年輕,未來潛力很大。
Q:如何選擇策展主題,是否嘗試引用當前流行的話題?
C:「設計東西」是設計類媒體關注比較多的版塊,也是深圳展的流量龍頭,聚焦國內當紅的產品設計師。去年的主題是「極致」,要求設計師在材料、工藝和物理特性上進行極致的探索;今年的主題是「回歸」,需要設計師回歸到問題本質的思考,找回適應當下生活本真狀態的設計方式;其次是制作工藝,回歸到設計的原點,對人最根本的生活方式和心理需求進行思考,結合產業,探尋設計本該有的可持續性和生命力。
Q:看你最近正在為「設計東西」做作品,還專門請了鄉下的老師傅,在互聯網時代,各種現代設備和工具一應俱全,于你來說原始的“臨時創造力”意味著什么?這件作品的概念和想法是什么?
C:「原始人系列」的起因是去年疫情爆發時,作為一個湖北人內心挺無助的,我想人在經歷戰爭或災難后,沒有了得心應手的工具和機器,人類應該以什么方式造物,是否可以依靠人類最原始的本能和智慧來造物。
想像原始人,手上只有一把斧頭,火也是原始文明的重要工具,代表原始文明的開始,在不利用現代設備和現代工具的情況下,會用什么樣的方式去完成制造的過程?
我們在余杭黃湖鎮找了一位老師傅,老師傅非常善良熱心,很樂意幫助我們,雖然手藝沒那么細致。同事跟著去他家,發現他手藝相對粗放,沒有圓規,他就找一根木棍子釘上去,一轉就畫了一個圓,用的原始木匠那種彈線的方式。我們要求師傅盡量減少甚至不使用現代工具,希望以此激發師傅的原始本能和智慧。于是,臨時的智慧、自我創造能力被激發了出來,這是對在地性設計最好的體現方式……原始工具,粗糙的制作環節,隨機發生不加掩飾的錯誤,讓整個過程像一場行為藝術。
 
這讓我想起《倚天屠龍記》里張三豐傳授張無忌太極拳的場景。張無忌悟性極高,模仿太極拳二三遍就基本掌握,張無忌說忘記了一半,張三豐讓他繼續練,一直練到招式全忘了,張三豐為他鼓掌,此時氣韻已經融入到張無忌的體內,而武俠秘籍中的無招勝有招邏輯指向的真正的能力是本能,是不需要記招式的。
Q:你的工作方法通常是什么樣的?
C:我喜歡從源頭開始,前面先有個故事性的東西,當然邏輯上要講得通,包括馬扎燈的研究,都基于深層次的思考,我不太依賴靈感,找靈感也是為了規避相似性。我們想以“原始造物”這一系列的作品為起點,以“烤火公司”命名藝術品牌,作為一個藝術項目帶動了自己和設計師的思考:當現代家具設計已經形成一個完善精密的學科,回到最原始的狀態,是否能激發出人的更多潛在本能、思考的智慧性。
Q:目前的困境和挑戰是什么?
C:對于我來說,所有的困境都不算困境,最終都能得到解決。
我這個人總是喜歡找點事,過得太順會很難受。如何跳出舒適圈是個挑戰,每年求變對于設計師來說是一件難事。自己構建的馬扎燈系統就像個生態,做了 1.0 、2.0、3.0……靠這個基礎核心技術,我能一直做到 10.0;甚至通過球狀、管狀等結構上的變化,在工程技術上進行一些小的改變,就能滿足不同形態的空間,靠著自己構建的這個系統可以躺吃多年。可是這種「沒有思維上的更新」讓我產生了危機感,而外界對你的期待也是一種無形的壓力。
2020年的主題是『詩意之光』,2021年主題則是「柔性力量」,就像「原始人系列」,用火來作為塑形的方式,火卻是柔軟的力量,水和動態的空氣也是一種柔軟的力量,力量不一定非得是硬的,就像太極有著一種柔性而隱形的力量。
Q: 請你談一下這次與深圳展合作策展的感受?
C:整體合作下來是比較流暢的,工作高效,溝通順暢,實施能力完善。
Q:梳理個人的成長脈絡,會給年輕一代設計師什么建議?
C:老老實實地去學習一些真正的東西。雖然我沒有留過學,但我最早在北京的家具廠工作了好幾年,工廠完整的工藝流程和管理方式讓我得到歷練,明白了在大生產過程中如何去節約成本和控制品質。大型工廠的優點就是要求嚴格,不要覺得缺少創意的環節是無用的。比如畫圖紙、利用軟件建模,就是嚴謹性的訓練。
在工廠里,我學到了木材如何有效利用,木材的利用率直接影響到中間的成本。因為當你獨立創業時面對的問題太多了,創意只是一方面,解決問題的能力同樣重要。特別是做產品設計師,一開始都不賺錢,要耐得住寂寞,最后就像大浪淘沙一樣。
 
 
L:李希米
 
Q:作為「設計坐標」的策展人,結合你自身設計經歷和品牌合作經歷,如何選擇策展主題?
L:今年深圳時尚家居設計周一共有 14 個展館,其中 6 個是設計導向的主題館。當深圳時尚家居設計周向我發出 11 號館的策展邀請時,雙方的想法十分契合。我在意大利學習工作多年,2016年開始經營自己的家具品牌 URBANCRAFT,并以設計工作室 Ximi Li Design 開啟了與中國原創家具品牌的合作。從海外到國內,有幸經歷了不同的審美與文化體系,同時也經歷了兩國行業的多樣性。中國的現代家具設計行業才剛剛開始,高速演化的社會進程中,市場也隨之快速變化。展覽方身處行業里,同樣深深理解行業處于過渡期的痛點,從他們的角度也更能理解許多制造商、品牌方對未來的考量。因此,我們希望所策劃的設計坐標概念展,能在某種意義上有帶動、引領的作用,希望這是一個有國際視野的展覽,可以被國內摸索中的品牌所借鑒。
 
“設計坐標 Design Compass ”一共有 4 個特別板塊,其中有探討未來生活方式的“居住在 2050 LIVE IN 2050 ”,有與時裝設計師跨界合作、探索設計師創作邊界的“穿衣服 Dressing Up”,同時選了具有國際代表性的家具品牌分別進入“創意劇場 On The Stage ”與“解構 DNA Deconstruct DNA”。其中“解構 DNA Deconstruct DNA ”展區,以 Moroso、Zanotta、HC28 | 都匯里 4 個在意大利和中國具代表性的品牌為案例,解構并記述品牌的歷史進程、產品演變和它們在特定時期里做出的關鍵選擇。
在中國,原創家具品牌少,大家都是做兩三年就換一種風格,對于品牌方來說很累,而跟風或追逐潮流的過程中,勢必會顯得雷同,到頭來只能拼性價比。我們想通過“解構 DNA Deconstruct DNA ”展區,告訴大家其實一個品牌的生命周期可以很長。
這次特別邀請了中國原創家具品牌 HC28,HC28 成立于 2007 年,是國內唯一一個擁有成熟模式與各國設計師合作的原創品牌。2018 年,HC28 發布了更年輕化的品牌都匯里。
誕生于上世紀 50 年代的 Moroso 創意性很強,它與全球不同領域的設計師合作探索屬于自己的獨特表達方式;同樣創立于意大利產業變革時期,20 世紀 50-60 年代的意大利工廠面臨著今天中國工廠一樣的問題:市場這么大,要不要賺快錢?Zanotta 選擇了走自己的路,如今成為了至今最多作品被全球現代藝術博物館收藏的兩個品牌之一。
這 4 個品牌都有自己的 DNA,它們將呈現品牌長久的生命力,也給中國新興設計品牌一個未來的引導。
「設計坐標」是一個多維度的策展,并不單是針對某一個人群。
Q:在「設計坐標」里,你會設想未來的家具形態,還嘗試將家具和服裝進行跨界嘗試,很好奇這些想法的靈感來自哪里?在你的世界觀中,你會怎么看待家具的設計未來呢?
L:互聯網在過去的 30 年中已經重塑了人們的生活和工作方式。30 年后,互聯網將帶來更大的改變,比如居家辦公將成為常態,如何在給予家長相對密閉的工作環境的同時,滿足其照顧孩子的需要?新形態的家具勢必會出現。在與丹麥面料品牌 Kvadrat 合作的“居住在 2050 LIVE IN 2050 ”中的“洞穴桌 Cave Table ”便是基于對未來家庭形態的想象而呈現了可能的解決方案。
另一方面,未來的家具不再局限于產品的功能,而將涵蓋藝術、哲學等精神層面的價值。像意大利家具品牌經常與服裝設計師、藝術家及建筑師等合作,這都能帶給設計師另一個維度的思考。
在創意劇場 On the Stage 展區,我們企圖打破場景化的或是買手店形式的陳列方式,去探索家具陳列的可能性,因此我們根據每個品牌的特性營造了如劇場般的空間。
我們邀請了 USM、Fredericia、 Qeeboo 和 Mater 來自 3 個國家的 4 個家具設計品牌,4 個品牌就像獨立的角色一樣,既有自己的個性又有關聯性,被置于特別設計的“舞臺”上展示。
穿衣服板塊。在策展時則考慮要吸引關注生活方式與時尚的人群,跳出家具設計的圈子,以一個新的角度去思考。
 
家具和時裝是設計里的兩個領域,它們之間可以互相學習與交流,“穿衣服”特意模糊界限去探討產品設計的多元化,也是一次投石問路。眼下,建筑、雕塑已經融入到家具設計中,我想若干年后,家具設計將不斷融合、更新,會有更自由的表達方式。
Q:在策展的過程中遇到了什么挑戰?
L:首先是時間上的挑戰,展覽從 11 月立項開始執行,需要在短時間里與不同設計師碰撞溝通,并讓想法落地,同時要完成整個場館的空間設計,耗時耗力;其次是制作上的挑戰,譬如和 kvadrat 合作的產品,框架與軟包需要不同工廠來制作,制作時要相互配合,各個方面都必須在短時間內高質量地完成;其三,溝通上的挑戰,除了國內家具品牌,還涵蓋意大利、丹麥等其他國家的參展品牌,每天都要進行多線程的溝通,去理解和融合不同品牌的訴求。
Q:在你所關注的領域內,一個好的設計如何體現設計的價值?
L:設計的目的性,傳達對象是誰?即便是一個很小眾的設計,但它如果具備先鋒性、探討性,就是好的設計;再者就是商業設計,明確知道自己的目的,需要設計師、媒體、消費者和品牌方的認可,換句話說,消費者愿意買單,美感和高品質都在,就是好設計。
 
Q:如何理解“設計的平衡”?
L:作為一個設計師,要考慮你的設計表達能否能被受眾接受的問題。設計師和藝術家不一樣的地方是:藝術家可以更純粹地從個人角度去表達,甚至可以沒有受眾。比如一個德國藝術家在登山時發現一塊木頭,對它很有感覺,就每天爬山到這里進行創作,他雕了幾個月,完成了自我表達后就走了,他的作品仍舊靜靜地躺在那座山上。
做設計師卻要考慮更多因素。家具不像藝術品,可以完全自由地表達,而不去考慮它的實用性、使用者的心理及消費習慣。
Q:設計師應該如何回應社會問題?
L:引用一個朋友的觀點:設計正確!現在有一個現象,只要用環保、新的材料,就會打高分。我覺得不能矯枉過正,為了使用新材料,反而動用更多人工成本做一個看似環保的產品,不具備廣泛的應用性。
在沒有更多的選擇下,思考你的設計,是追求某一個當下單純的審美?知道方向在哪里?產品其實具備很長的生命力,不需要不斷地更換家具,只有質量好,一把椅子用上個十幾年,這才是環保。環保是一個大的、持續性概念,不能理解得太窄。
Q:你目前在家具設計方面的關注點是什么?
L:以往設計時候考慮的點會相對平衡,目前希望可以更純粹一些,例如我們計劃在新的展廳策劃一個叫「臨時家具展」的展覽,那些生活中常見的物件,經過一些處理可以快速達成便利,臨時解決生活的問題。這些多元化、片段化的想法,會給人思想上的啟迪。
Q:從你的新作品中,有什么特別想跟大家分享的作品或背后的想法和概念嗎?
L:自己的品牌 URBANCRAFT 會推出新的產品線,用單一的材料、基本的顏色做一個新的系列。之前設計的過程會以設計師的想法為主,然后工廠配合生產,但在制作的過程中發現工人現有的技術不一定能完全達標,或出現一些瑕疵。所以這次想反其道而行之,不以我為出發點,而是看工人做什么,了解制作過程中出現的瑕疵,經過藝術處理,呈現新的、美的形態。
Q: 請你談一下這次與深圳展合作策展的感受?
L:因為疫情的關系,兩屆展會之間的時間縮短了將近半年,在這么短的時間里策展需要完成的事情很多,但合作下來整體還是比較順暢的。11 號館是深圳時尚家居設計周在 2021 年重點打造的一個展館,里面精選了國內很多優秀的品牌。深圳展在陳述了 11 號“設計坐標”需要在整個展會中所處的戰略地位的時候對于我們來講是驚喜也是責任。在我們提出了一些概念創意的時候深圳時尚家居設計周也是給予了極大的支持,從這次策展過程中可以感受到對方對于原創設計這一塊的看重,而且視野不僅僅局限于國內,還希望一步步將整個產業體系和國際在未來有更好地接軌,這些都是讓這次策展方案得以被認同及支持的原因。
這次策展涉及到的設計師及國際品牌非常多,我們需要在不同時區的不同城市里進行多方面溝通,各方的訴求和看法都不一樣,在這個過程中深圳時尚家居設計周也總是愿意拿出最大的誠意來給予各方支持讓這次的策展可以順利推進,這些都是我們需要感謝的。
Q:未來有什么計劃?
L:工作室馬上要搬到上海黃浦區的 8 號橋,這里曾經是老的針織廠,二樓是辦公的區域;一樓打算做品牌展廳,還將不定期地舉辦一些小型展覽,我想應該會是一個有趣的展廳。
 

 
 
更多>同類設計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設計
點擊排行
 
丝瓜视频安卓二维码最新污-丝瓜视频安卓色板下载APP-丝瓜视频安卓下载